文艺视角下的徐州|​杨刚良:有梦不觉天涯远——李保平与吕梁足球公园

内容来源: 内容作者:

1

全民筑梦时代,哪个没有逐梦的冲动?李保平的吕梁逐梦,是那样的理直气壮!
李保平是谁?很多人会说不知道。但若说到李松益,知道的就会很多。至于我,见到李保平之前,并不在这个“很多”的范围内。经他介绍,才算对李松益有了大致的了解。
李松益是徐州人,6岁踢球,8岁半入鲁能足球俱乐部足球学校。9岁起,在连续10年的U系列比赛中,他和队友代表鲁能足校队包揽了所有的全国冠军。2010年,李松益入选中国国家青年队,后效力于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现为广东富力足球俱乐部球员。曾因足球成就荣立省级个人一等功,并获省“五四杰出贡献奖”。是徐州市唯一的健将级现役足球运动员、徐州市唯一获得全运会冠军的足球运动员。
李保平就是李松益的父亲。
李松益在足球界的表现,渐为人们所认可。没有他的足球成就,也许就没有李保平的足球逐梦之旅。

2

李保平的逐梦之旅是从吕梁起步的。
徐州吕梁山区,大部分归属铜山区伊庄镇。镇中有个白塔行政村,其下有个李林自然村。2016年,李保平来到李林,他的到来有点儿偶然。几年前,朋友在李林流转土地种果树,因经营不善想退出。此前他借了李保平的钱,就打算把果园折价抵给李保平。要不要接?李保平心里没底,他担心这是块烫手山芋,结果可能是吃不下也扔不掉。但现实摆在面前,不接可能啥也得不到,毕竟这是实实在在的85亩地,接过来再说,就当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打造打造,或许就是一台大戏。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儿竟会成为他逐梦之旅的出发地。
人在没钱的时候想挣钱,有了钱就该想着如何花钱了。挣钱难,花钱易,把钱花好却不易。花钱的方式,是最能体现人的胸襟和境界的。
这些年,李保平经营酒店挣了钱。但他几乎没谈挣钱过程中经历的风风雨雨。知道我是奔着足球公园来的,所以谈话始终围绕这个主题。
李家不单李保平能挣钱,儿子李松益在因足球爆得大名后,也有很大的一笔薪金收入。李保平说,即便现在啥也不干,乘飞机商务舱、坐高级豪华游轮、住最好的酒店,带着全家周游世界都不是问题。但如果这样花钱,不单害了我自己,也会害了我的儿孙。有了钱,满足了基本生活后,就得想着如何做更有意义的事。能做自己喜欢而又有意义事情,是最幸福的。如今的李保平,似乎已经进入了这个幸福的场域。
要说踢球,李保平肯定踢不过儿子,但围绕足球思考问题,儿子就绝对不如老子了。儿子爱足球,李保平也跟着爱上了足球。他爱足球的方式,不能像儿子那样上场东奔西突,然后去拿冠军,但他可以思考如何围绕着足球做事情。在经营生意的同时,李保平从没放松对足球的关注。他不仅关注儿子在球场上的表现,还时时关注中国足球事业的发展。当然,也从未放松对家族繁盛与事业发展的关注。他是把“国足”与“家事”并联起来思考问题、规划未来的。这种胸怀、眼光,以及规划、布局、实施的能力,李保平无疑胜过儿子一筹。
李保平心中早就有个梦,梦中飘着的、滚着的、跳着的,铺天盖地全是足球。他为梦而喜,为梦而忧,为梦兴奋,为梦焦虑,并且常常苦思冥想——怎么才能实现这个梦想呢?
他2016年从朋友手中接过果园时,还没意识到,这片土地会与他的足球梦想有什么联系,只想着如何沿袭前任把果园种好。那时他是充满信心的,以为凭几十年经商积累下来的经验,料理好这几十亩果园是没有问题的。来到以后才发现,情况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既然来了,怎么办呢,总不能半途而废认输走人吧,于是坚持着。结果呢,果树长得都蛮好,但是果园没有效益。分析了原因,是面积太小。没有规模,哪来的规模效益?李保平便把规模扩大到了312亩。
规模倒是有了,结果还是不行。影响效益的因素岂止是规模!
当下的农村,到处都搞观光休闲农业,种花草,挖沟河,架桥修路,筑屋构楼,把农田打扮得跟公园似的。然后便企盼人们来消费。愿望是好的,现实与愿望之间有时会隔着好大一段距离。当然,成功的例子也很多。面对成功,心情都是一样的;面对不成功,便会有各种各样的辛酸无奈。个中因素复杂,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对于从未搞过农业的李保平来说,更难测得水深水浅。

3

园中高处有座榔榆小筑,站在门前的石阶上,一眼能望出很远。不远处有株榔榆树,据说有180岁的高龄。如果他不说,我不会知道这株榔榆是位新“移民”。讲到移居过程中的桩桩件件,听得我一阵阵唏嘘惊叹。我把其间的奇异现象理解为榔榆安土重迁情怀的无奈表现。生活了180年的地方,谁愿意轻言离开呢。而这棵榔榆,近几年来是一迁再迁。榔榆来这儿之前住在一家工厂的园子中,工厂拆迁,榔榆就被李保平接了过来。或许榔榆也满意这里的山山水水,如今已蓊蓊郁郁,生机盎然。李保平说,我不管它此前经历了什么,来到这儿,就是我足球公园的一员。
万物有灵,一棵树也是一条生命。对于年龄几倍于己的榔榆树,理应给予尊重。你尊重它、护佑它,相信它也会尊重你、护佑你。李保平精心护佑这株榔榆,还把园中的这个四合院取名榔榆小筑。
在榔榆小筑的接待室里,李保平说着他的足球公园。说他刚开始也想搞农业休闲,谁知果子卖不够采摘的工钱,油菜花也开得很美,却没有人花钱来看他的花,最后收了几千斤油菜籽在库里堆着。附近的农民都说不知老李想干啥,甚至还有人说他在这干不长,躲不了卷铺盖走人的结局。他自己也很郁闷,怎么办呢?
他去了一趟欧洲,在德国、瑞士、英国、意大利考察了一圈儿,那儿的体育休闲与农业休闲融合的模式给了他很大的启发。遂决定把足球引进来,在这312亩土地上,不光种果树、油菜花,再“种”上足球,走体育休闲带动农业休闲的路子。这个决定,周围没有几个看好的,但他的信念是坚定的。信念激活了梦想,眼前飘着、滚着、跳着的,又全都是足球了。

4

项目也有了正式的名称:绿健足球公园。
种植有没有收益先不管它了,大量精力投入到征地修路、挖塘开渠、种草植树,建造榔榆小筑,加上人工工资和土地租金,投资已经过了千万。按照明年5月竣工开园的目标,至少还要再投几百万。
因为项目的公益性质,政府会有资金扶持。但他说:“盯着政府补贴是没有出息的。建这个园子,目前虽然只有投入没有收益,甚至将来若干年都会这样。在别人看来,这是个没有希望的冒险项目,搞不好钱就打了水漂。他那是从纯粹商业投资角度考虑得出的预判。我跟他们想的不一样。我是在做我喜欢的事,即便将来得不到回报,就当是为足球做贡献了。别人能献爱心做慈善,或者信佛把钱捐给寺庙,我为什么不能把钱用到发展足球事业上?我有我的梦想,所以我不会放弃。那个目标哪怕在天涯海角,我都会一直走下去。”
仅仅从追逐梦想这个角度认识李保平,对李保平的认识肯定是不全面的。毕竟经商几十年,他也必然会从商业的角度思考问题。他的筑梦之旅,并非莽撞的冒险,也不是异想天开的任性而为,而是建立在深入的市场调查基础上的冷静决策。
中国足球一直以来争胜不得,强大不能,国人普遍关心着急。甚至有人说中国人不适宜足球运动。实际中国足球的问题不在于引进多少外籍教练,吸收多少外籍球员。外籍教练训练外籍球员,即使踢赢了,也没有多少意义,得了些虚荣而已。对强壮国民体魄并没有多少意义。中国足球运动在于培根筑基,从娃娃抓起。李保平还列举了数据说,中国人从事足球运动的比例远远低于国外。而一个国家的足球水平高度,不是看他的塔尖有多高,而是要看它的基础有多扎实,这个基础就是青少年足球人口。中国足球的希望,在今天的孩子们身上。
李保平把市场定位在小学以下年龄段。说徐州的小学几乎每个年级都有足球队。粗略估计,徐州的小学里有不低于5万的孩子在踢足球。除此之外,徐州注册的业余足球队至少有14个,仅其中一个较有影响的足球俱乐部,就有5000多注册球员。这将是一个庞大的市场。
听了他的介绍,我才知他搞这个足球公园不是头脑发热。

5

建设中的足球公园,已经有了些模样。背山面湖,四望满目苍翠,道路蜿蜒游走,流水淙淙有声。石是石,树是树,花儿放心地开,草儿恣意地长,赖天然,凭人工,各得其所,和谐自然。感觉还好,弱弱地赞了几句,遂发现夸赞得早了。足球公园咋没有足球的痕迹?至少该有个球场吧。李保平指着一片空地说,那儿是预留的球场用地,3个11人制的标准球场就要动工建设。再建一个室内运动场,乒乓球、排球、羽毛球等一般的体育项目的训练和比赛都可以在这里进行。当然还有榔榆小筑,这是将来的接待中心。小筑的旁边,再建一个能够接待至少300人的运动员宿舍。再往里,建一个房车营地。然后就是儿童乐园。在保留现有采摘观光园的基础上,养一些儿童喜欢的小动物。比如羊驼,平时圈起来,孩子们来了,拿手机扫码取饲料喂羊。当然不止这些,还会建一些吸引孩子们的游乐项目。然后又说,这些农业休闲、儿童娱乐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肯定还是足球。以体育休闲带动农业休闲,以农业休闲服务体育休闲,重点落实在体育上,更具体地说是落实在足球上。
既然是公园,就要体现公园属性。李保平说,公园会面向周边村民免费开放。无论谁,随时可来,不用买门票;想踢足球免费提供场地。老百姓把土地提供给我搞经营、做事业,这是他们应该得到的回报。也满足了我一直以来普及足球回报社会的愿望。
我不敢轻信他说的这些会是真的。投了上千万,还要继续投资才能建成的足球公园。而且,建成以后还要继续投入运营成本,没有收益怎么可能活得下去!
他说,这个公园,除却公益性还有经营性。在承担村民的运动、休闲、娱乐功能的同时,还可以开展以足球为主的经营项目。利用园内的足球场,以及配套的食宿接待能力,举办足球比赛,这就是经营性的了。去年,第二届“淮海杯”足球赛是在徐州举办的。赛场在城东奥体中心,食宿却在几十公里外的城西宾馆。假如比赛在我这儿举行,不出园子就可以全部搞定。我还能以此为依托组织有影响的足球赛。搞个徐州“小甲A”,或者徐州“小中超”可不可以?与徐州的青少年体育机构联手,可以做的事情很多。这个园子,实际也是个足球训练基地,球场可以出租。球队来了,除了打球还得有其他消费吧。还可以把这儿办成教练员培训基地。徐州有那么多业余足球队伍,每个足球队都需要教练员,我可以在这里组织强大的师资,为他们培训高水平的教练员。
如果把李保平脑海中规划的蓝图展现出来,会是一幅内容丰富、亮点频闪的多彩图画。
我不懂足球,他的话我半懂不懂,但见他胸有成竹的样子,相信不远的将来,这些都将变成现实。
李保平说这儿是一块风水宝地。风水这东西很难说得清楚,但见公园所处位置,确有独特的优势。比如交通:距徐州30多公里,以当下的交通工具衡量,几乎算不上距离。建设中的五环,将从园子旁边经过;连霍高速吕梁枢纽也将建成开通,车子开出园子,很快就上高速;再就是规划中的地铁S2号线,建成通车后,从市内任何区域出发,都可以顺利到达吕梁。
公园紧临园博园,与白塔湖小镇也就一步之遥。按照吕梁的发展规划,吕梁湖、悬水湖、白塔湖,以及白塔湖小镇、伊庄村、圣窝村等,将连成一片建成5A级景区。足球公园,就在这个景区之内。
徐州松益体育产业发展公司暨旗下的绿健足球公园已经成功注册。现在的工作是加快园区设施建设,目标是明年5月与园博园同步开园运营。
问他是不是开园就可以有效益了?他说希望有效益,但也可能短时间内没有效益。这是一个长线工程,什么时候能挣钱,谁也说不准。即便最终没有钱挣,还是要继续做下去。就当为足球事业作贡献了。
人一辈子难得有机会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我是幸运的,50多岁了,仿佛才找到人生的目标。我的后半生,大概就跟这个园子拴在一起了。今后的道路,也可能顺利,也可能不顺利。我的设想,几句话就说清了,但也可能是个很遥远的目标。可是为了足球,我不会考虑那么多,只想着如何尽我最大的能力去做。有时也在想,等我80多岁了,这儿还有这个园子,从这儿走出的孩子,在国内国际赛场上拿了冠军,五星红旗一次次升起,那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作者:杨刚良
编辑:黄瑜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