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视角下的徐州 | 杨刚良:老徐矿回家——最美产业工人寻访记

内容来源: 内容作者:

 1.jpg

01
庚子金秋,随寻找最美产业工人采风团到张双楼煤矿,甫一下车,矿党委副书记杨绍东迎上来,连说欢迎欢迎。
我对杨副书记说:“我也是徐矿人,老徐矿了。”说完便后悔,感觉有点儿唐突了。然话已出口,覆水难收,就在心里找理由为自己圆场,还真就让我圆上了。
退休多年,年龄奔七,对70、80、90后称老,想也不犯忌讳。至于我徐矿人的身份,也应说得过去。工作40余年,20年是在徐矿度过的,虽没工作在井下一线,也是地道的徐矿职工。后来工作的单位,是徐矿的下游企业,依然跟徐矿打交道,照旧保持着与徐矿人的频繁联系,感觉我并没有离开。
当年非我自愿离开徐矿,而是单位被整体划归了徐州市。虽有不忍,却也无力改变什么。但这种离别,并没真正把我跟徐矿割开。即便退休多年,依然与徐矿的朋友保持着密切的交往。在我的业余文学创作中,发表在本地的作品,《徐州矿工报》和《热流》杂志最多。我在接受采访时说过,我的心理认同和情感归属,永远是徐矿!
我自认是徐矿人,徐矿永远是我家。借这次采风活动,刚好可以回家看看。感觉真好,见啥啥都好,见谁都觉得亲!

02
张双楼煤矿办公楼顶有条醒目的标语:百年徐矿,业兴家旺。
矿上的同志介绍说,现在正搞“五型之家”创建活动。究竟哪“五型”我没能记清,却记住了一句:以精致的服务铸“家”。
把单位当“家”建设,是全体徐矿人的共同追求。作为老徐矿,闻此备感欣慰。把单位建得跟家一样,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回家了,自然要走走看看。但所到之处,已全然没有了“老”家的模样。
曾经的煤矿,最令人不愿接受的,就是井下的不安全因素以及地面黑脏乱差的环境。总之,提起煤矿,总让人闻而生畏、望而却步。当然,这是早期的煤矿。随着各级各层安全意识的增强以及安全设施的大量投入,井上井下的环境都在发生变化。
最近的一次下井约在十年前,很想趁这次采风再到井下看看。由于矿上对外来人员下井有严格的审批程序,以及采风时间的限制,这个愿望没能实现。但是,通过煤矿安全教育MR/VR虚拟仿真系统的体验,通过观看调度指挥中心的井下的实时画面,通过参观井下巷道一比一实景展示,也算又“下”了一次井。这次“下”井,跟十年前的井下所见已有很大不同。陪同参观的领导说:“现在的井下,已不是简单的机械化了,早已进步到了智能化。井下的工作环境和劳动条件,也跟过去大不一样。来到井下,就像来到了地铁站,灯光明亮,不用开矿灯,能一直走到掘进头。”
过去说到煤矿工人的劳动,会用“在黑暗中采掘光明”来描述。现在“采掘光明”的环境,已然一片光明。
地面上的变化也是巨大的。园林化已不再是口号。随处可看花、看草、看树、看蓝天白云、看水榭亭桥,真的跟花园一样。在矿上走了好大一圈儿,竟未看见煤,地面没有煤屑,风中没有煤尘。我说,没有洗煤厂吗?回答说有,但和过去不同了,现在的洗煤厂是全封闭的。环境的清洁,应该与洗煤厂的封闭有关。
张双楼煤矿建设的是智慧型矿井,我还停留在传统矿井的思维上,怎能不惊异于眼前的变化?
杨副书记说:“我们是产煤不见煤,采煤不烧煤,用水不排水。”
就这三句话,慢慢去品吧。还是曾经认识的煤矿吗?

03
虽然第一印象是矿山的环境变化,我也不能仅仅止于对环境美的赞赏,还得想着采风团的任务——寻找最美产业工人。
寻找最美产业工人活动,缘于正在开展的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为了叙述的方便,许多材料中都简称为“产改”。
“产改”是我国深化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产改方案》指出,产业工人是工人阶级中发挥支撑作用的主体力量,是创造社会财富的中坚力量,是创新驱动发展的骨干力量,是实施制造强国的有生力量——真的是咱们工人有力量!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产业工人队伍无疑发挥着主力军作用。
从中央到地方,乃至厂矿企业,“产改”的文件发了很多,徐矿集团下发的文件中,有一个含有真金白银的“产改10条”。“10条”的主要精神,可概括为“让徐矿的产业工人政治上有地位、经济上有保障、社会上受尊重”。在张双楼矿文化中心的宣传牌板上,就有这样的内容。对于这一类“口号”,我是常常持有警惕的。但我通过一天的参观访谈发现,这些并不仅仅是口号。
我能感觉到,他们对我“徐矿人”的身份是认同的,再冠一“老”字,交流起来就更方便了,不必躲躲闪闪,也无需闪烁其词,彼此推心置腹,有啥说啥。
掘进五区党支部书记张彦说:“咱煤矿是国有企业,一向注重职工队伍建设。不是提产改才这样做,一直都是这么做的。所谓产改,我的理解就是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提升。徐矿集团产改10条实施以来,提升的效果更明显。就说职工的政治地位吧。矿上省部级劳模,虽然不是矿领导班子成员,但他可以参加党委中心组学习。别小看这一点点变化,这说明我们一线工人的政治地位提高了。你想想,要搁过去,普通工人跟党委中心组有啥关系?现在,他可以跟矿领导坐在一起学习交流。再说职代会。主席台上现在坐的不光是领导,一线工人的身影也越来越多。”
吴林是通风工区党支部书记,他说:“煤矿工人在企业中的政治地位不断提高,尤其推行产改以来,这一现象更加明显。在社会上,煤矿工人的形象也在发生变化。过去一说在煤矿工作,连媳妇都不好找。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工区的一线工人孙师傅,家是沭阳的,本来住在乡下,后来在城里买了房,邻居问他媳妇,你男人在哪工作,她说在徐州。又问做啥事情,她说在煤矿。那人一声‘哦,下井的!’,转身走了。以后再见也没有多少话说。后来又问她,你男人一月能开多少钱,她说不一定,好的时候一万五六,不好的时候也就一万二三。那人又一声‘哦,那么多!’望她笑笑。以后再见,老远就跟她打招呼。”
燕立涛2006年进矿,由于肯干肯学,2012年就当上了电工班长。在不断提高自身技术素质的同时,他带领工友一起学技术、练技能,大家的整体素质不断提高,许多年轻人都能独当一面。在集团公司的技能大赛中,燕立涛连续两年荣获矿井维修电工第二名;在2016年的集团公司技能大赛中,获得维修电工中级组第一名。2018年被评为矿“十佳金牌班长”、“十佳青年岗位能手”。同年3月,由班长升任供电车间副主任,10月就成了车间一把手。燕立涛说他在煤矿工作是满意的,通过勤奋学习提升自己,由一名普通井下一线工人成长为车间主任,他感到很自豪。下班回到家,周围的人都很佩服他。他说:“很多人对煤矿的情况不了解,对煤矿工人的印象也不怎么好。通过我的成长变化,周围的人对煤矿有了新的认识。被评上十佳以后,矿上安排我去疗休养,亲戚邻居都惊奇,说一个普通复员军人,在煤矿竟然发生这么大变化,收入那么高,还能出去疗休养。我自己也感觉很自豪。只要愿意学习,愿意努力,就有机会提升自己。对个人,对家庭,对社会都有贡献。自己的生活过得好,别人也能看得起。”

04
参加座谈的还有朱凤雷、赵重斌、张雷和陈雪松。其中3个都是80后,只有陈雪松是70年代出生。他们都来自煤矿生产一线,各自都有平凡而又精彩的成长故事。
陈雪松是掘进一区党员班长。《张双楼矿“最美产业工人”简介》上,列有他获得的荣誉:集团公司“十佳班组长”、先进党员、文明职工、矿金牌班长、最美双楼人。他说:“我从小没上过学,1996年从安徽来到张双楼煤矿。当时就是个派遣工,领导信任我,叫我当班长,我就得好好干。对自己的工作我是满意的。今年实行安全台阶奖,5月份开始,第一个月500元,第二个月600元,第三个月就是700元。班长拿1.4的系数,安全不出事,矿上还对班长另有奖励。如果全年没有事故,仅安全奖就能拿到2万多元。收入我是满意的,能养家糊口,而且生活过得很满足,在徐矿城买了房,已经把家安在了徐州。”
赵重斌也是劳务派遣工,2009年入矿,一直担任液压支架工。他珍惜这个岗位,憋着劲儿想干出个样子来。从初级工、中级工到高级工、技师,从副班长到班长,一步一个脚印,很快成为独当一面的技术好手。他还不断探索试验维修支架立柱的最佳方法。2017年10月,在92608工作面成功修复液压支架立柱28架,节约维修费30多万元。同年8月,参加全国煤矿技术比武,获得液压支架工组第十三名,10月参加集团公司技术比武,获得液压支架工技师组第三名。
朱凤雷2003年入矿,2005年开始从事瓦斯检查工作,2018年竞聘担任瓦安班班长。2017年获集团公司青工技能竞赛瓦斯检查第四名;2018年获集团公司职工技能大赛瓦斯检查高级工组第二名;2019、2020年连续参加全国煤炭行业职业技能大赛,均获得瓦斯检查工三等奖。
张雷2004年技校毕业入矿,通过自学取得本科学历。凭着对电工岗位的热爱,对专业知识的渴求,他不放弃任何求知学习的机会。对平时工作中遇到的各种故障,处理完成后,对故障表现、处理方法及预防措施都会认真记录,不断总结积累经验。2015年至今,利用班后或休息时间为兄弟单位抢修煤机、开关故障20余次。2013年被聘为机电技术员。
还有马奔,这会儿也不知奔那儿去了,看了反映他事迹的一段视频,也算认识了这位“矿山奔马”。2008年,马奔以劳务派遣工身份入矿,历时12年,现已成为综采机电维护大拿。他没有高学历,凭企业的人才政策和成长平台,不断提升,终成大器。我惊异于他成长的速度:第一年进矿,第二年就被评为市级劳模,2016年又被评为省级劳模。在实际工作中,处理较大机电设备事故80余次,完成创新项目10余项,在9200工作面设计的“喷雾与自动排水联动装置”受到专家肯定,并在全国煤炭生产矿井广泛推广。刚刚看到“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大会筹备委员会办公室”发布的《公示》,全国劳动模范名单里马奔的名字赫然在榜。
回家仅仅一天,就认识这么多朝气蓬勃的年轻徐矿人。

 

05
现在的徐矿,已非昨日情景,曾几何时,提起徐矿,无外是产煤卖煤,然而转瞬之间,徐矿新貌便令人惊诧不已了。这是转型发展带来的变化,徐矿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江苏华美热电公司,就是转型发展的丰硕成果。
来到华美热电公司,见到了文友贾兴沛,他现在是公司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工会主席。他带我们参观,并介绍说:公司现有发电、供热、大数据三大业务板块。在册378名员工中,具有本科以上学历者占60%以上,具有专业技术职称的员工超过90%。自徐矿集团“产改十条”下发施行后……
他介绍得很细,尤其是大数据业务,使我又惊又奇。但直到参观结束,我也没弄清大数据是个啥东西。反正挺大的,仅装大数据的房子占地就达14万平方米。也挺先进的,采用模块化设计、国际T3+标准建设,可容纳3200个机柜。当然,作用和意义也挺大:是落实省委、省政府与华为公司全面战略合作的重要举措;也是徐州市与华为公司开展政务云建设、智慧化城市建设的合作载体;与华为、电信、联通,以及移动等单位都有密切合作;并向徐州市智慧城市建设及淮海经济区提供数据存储、灾备、计算、分析等信息化服务。也挺牛气的:2019年,被中国移动公司认证为“钻石五星级云数据中心”,获此认证的,苏中、苏北地区仅此一家。
这是徐矿产业工人勤劳智慧创造的新基业。谁说徐矿产业工人只会挖煤、洗煤!
什么人最美?劳动着、创造着的人最美!

刘西影开始在生产一线,现已成长为发电运行部的值长。
对发电行业岗位设置不了解的,不会知道什么是值长。值长是发电生产运行中的重要角色,有点儿类似班长,其作用和地位又与班长不同。白班的8小时之外,当生产需要时,值长可以调动企业的人力物力资源,有点儿类似于生产厂长。当然,其待遇也高出普通班长很多。刘西影就是这样一位值长。他不仅因此而有不菲的收入,还被推选为公司兼职工会副主席。一个普通一线工人,没有企业打造的素质提升平台,没有企业开通的成长成才渠道,这种变化是根本不可能的。他参加工作16年,积累了丰富的运行和事故处理经验。去年9月的一天,2号机中的一个调门密封垫漏油,严重影响机组安全。他安排运行人员迅速隔离漏油的调门,并利用低谷消缺,及时消除了漏油,避免了机组隐患,避免了机组被考核(所谓考核就是罚钱)。2020年7月,因多雨天气,1号炉8台给煤机轮流断煤,他带领全值人员根据现场情况,及时调整运行参数,逐台疏通,投油助燃,保证了锅炉不转态,机组不脱网,供热不中断,很快恢复了正常运行方式。今年“值际小指标竞赛”,他们值连续6个月第一,连续2个季度获公司“明星值”荣誉称号。6月份,作为优秀产业工人的代表,刘西影被推选为公司工会兼职副主席。
检修部锅炉班的班长周冬的学历也不高,但他爱钻研,能在关键时刻解决生产中出现的问题。2016年~2019年的3年内,他主持或参与的技术创新项目,就有9项获得不同层级的奖励。其中“超临界循环流化床锅炉氧化皮治理方法研究与应用”,获2019年徐州电力行业技术创新优秀成果一等奖;“超临界锅炉高温氧化皮清理系统”项目,于2019年获国家知识产权局实用新型专利证书。
2019年的夏天,周冬的父亲因病住院一个多月。他白天上班,晚上去医院陪护父亲,没因此请过一天假。一天凌晨一点他接到电话,说1号机组启动时,引风机动叶卡住了,整个机组“死”了。看看熟睡的父亲,他放心不下。想想“死”在那里的一号机组,又牵肠挂肚。便请值班护士关照一下父亲,很快赶到厂里,手到“病”除,发电机组“死而复生”,他才转身赶往医院陪伴父亲。
2019年的一天,由于原煤含水量大、粘度高,造成炉前所有给煤线、给煤立管堵塞不通,锅炉运行受到严重威胁。他组织班组人员紧急抢修,保证了机组正常供热发电。2019年度,锅炉班连续三个季度被公司评为“明星班组”。他本人获集团公司2019年度“十佳优秀班组长”、2020年度“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高成2013年中国矿大毕业到华美热电公司。如今已是热控专业工程师的高成,依然每天在生产一线做检修工作。有人会为他感到委屈,他却乐此不疲,兢兢业业,坚持在一线。2017年8月的一天,2号机组出现故障,安全受到威胁。他通过观察运行曲线,并经过一整夜的数据分析和参数调整,终于使机组恢复正常运行。2018年,两台机组为企业赢得“自动发电控制”奖励200多万元。2015年,高成被评为“徐州市青年岗位能手”;2017年被评为公司“文明员工”。2019年,他撰写的论文《350MW超临界供热机组的协调控制系统优化》获集团公司一等奖,并在《煤炭科技》杂志上发表;2020年6月,作为优秀产业工人的代表,被推荐为公司工会兼职委员。
刘磊是个90后的,大学毕业到华美,现为公司安全监察员。入职时间不长,即以铁面无私闻名。她在发电机组检修期间,不但要爬上几十米高的锅炉顶上进行检查,还要钻进密闭灰暗的炉膛检查升降平台是否安全。进入炉膛的入孔直径不到0.5米,年龄大的不方便进入,体型稍胖的也钻不进去。刘磊说:“我来!”进入炉内要通过一个简易的搭接梯爬到高处,然后再从一条窄小、摇晃的走道到达平台。平台是由顶部吊着的钢索系着架板搭成的。她的任务就是检查这块架板是否安全。虽然凭着一股勇气进来了,但心里还是害怕,爬架子的过程腿都在抖。有人说,你这瘦弱的小姑娘,别硬撑了,这平台牢固得很,你放心回去吧。但她仍坚持走到平台边缘,用手触摸,用脚试探,结果发现两处栏杆不稳定,有人员跌落的危险。便立刻督促整改,消除了事故隐患。刘磊号称铁面无私,对检查出的问题,绝不轻易放过。发现有个外委施工人员高空作业没系安全带,她立即督促系上,同时提出安全警告。那人满不在乎,说我干这行的年数比你的年龄都大,从来也没出过事!第二天现场巡检时,她发现那人依旧违规作业。就责令停止作业,并叫上现场负责人,一起进行现场安全培训,还下了一张200元的罚单。当天中午,那名违章作业的工人拎着水果找到她,想让她不要罚钱。她说:“第一次警告你不当回事,第二次就得罚款。”那人立刻变了脸,说咱们走着瞧,你给我小心点!刘磊心里也害怕,但她不妥协,说:“你只要在这儿施工,就不允许你违章作业!”从那以后,那些施工人员远远地看到刘磊,就互相提醒:“女检查官来了,可不敢违章!”工程结束的前一天,那位被处罚的工人又来到刘磊的办公室,说:“我多年的习惯性违章,被你这个小姑娘给治改了,谢谢你呀!”
抗疫期间,正是发电、供暖高峰期,安全形势更为严峻。刘磊把两岁多的孩子送回老家给父母照顾,自己留在公司值班。她每天现场、宿舍两点一线,两个多月没回家,只在工作之余,通过微信视频跟家人聊聊,看看孩子。
2019年,刘磊被评为徐矿集团“十佳安检员”,2020年,被聘为江苏省第一批“产改观察员”。还曾多次荣获公司先进、文明员工等荣誉称号。

06
人才的成长,的确需要平台和通道。华美热电公司的领导,以“满眼都是人才”的理念选人用人,为员工创造了成长的条件和发展的空间。“产改”以来,从产业工人队伍中选聘了4人为首席专业工程师、7人为部长助理。在选拔管理干部和推荐后备干部人选时,同等条件优先推荐集团公司“双十佳”及优秀创新工作室领军人才。今年5月,经基层党支部推荐,4名优秀产业工人被列为后备干部;5名为兼职工会副主席或工会委员;1名为兼职团总支副书记。产业工人政治地位的提高,不仅表现在聘任一线工人兼任工、团干部,还把职代会中一线职工代表的比例,由省规定的不能低于50%提高到55%。比例的提高,使一线员工有了更多的参政议政机会,更加体现了产业工人在企业管理中的地位和作用。
过去作为一线操作工人,想要改变身份进入管理层,几乎是不可能的。现在,无论你在什么岗位,只要你肯努力,不断学习提升,通过一定的考核,就可突破工人干部之间的天然界限,进入管理层。
打通渠道,搭建平台,是推行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的重要举措。在提高产业工人的“工匠”素养方面,华美热电公司有一系列的具体举措。比如,为提高产业工人的技术技能,通过仿真机操作演练、技能比武、现场考问、技术讲座等方式,加强产业工人专业技能培养;鼓励产业工人参加高级工、技师、高级技师等级鉴定,对获得相应等级的给予一定的奖励。又比如,发挥劳模工作室的引领带动作用,开展技术攻关,解决生产过程中的技术难题。开展技术创新,仅2019年就有12个项目获得省市级科技创新奖,累计为公司创效900余万元。2020年,又完成6个科技创新项目,创效300余万元。再比如,鼓励一线工人积极参加学历提升考试,对获得与从事专业相吻合的大专、本科、研究生学历(学位)的,除按照集团公司规定报销学费外,还给予一次性2000元、4000元、6000元不等的奖励。
提高产业工人待遇,也是“产改”以来华美着重实施的重要举措。对于取得高级工、技师、高级技师的员工,与本单位助理工程师、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同等标准享受技能津贴及书刊费。中夜班津贴向一线运行人员倾斜,提高运行人员中夜班津贴标准:中班25元,夜班40元。同时提高翻班员工的岗龄津贴,岗龄5年以下的每月100元;6~10年的每月200元;11~15年的每月300元;15年以上的每月400元。还通过建立定期调整岗位系数的方法,确保低收入员工的薪金增长,在同一岗位连续工作满两年,能够完成本职工作,未出安全责任事故的员工,经考核合格,每两年调增岗位系数0.1。

07
徐矿是我生活了20年的家,尽管离开许久,却始终没能忘记。庚子大疫之后,幸得一次回家的机会,与其说是采访,毋宁说是探亲。在张双楼煤矿,在华美热电公司,我看到了老徐矿的新面貌,见识了徐矿人新风姿。
毛泽东同志盛赞开滦矿工“特别能战斗”以后,“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便成为煤矿工人的精神标尺和形象特征。在徐矿的发展史上,我们不能忘记,无论是创造月进千米记录的“矿山铁人”陆金龙,还是“地球转一圈他转一圈半”的张建设,抑或是拥有十余项国家专利的“矿山发明家”张北平,他们都是“三个特别”的形象代表和精神坐标,他们依靠顽强的拼搏精神,将无数个“不可能”变成无数个“可能”,他们是走在前面的最美产业工人的优秀代表。在徐矿发展历程中,追其步伐、望其项背者代不乏人。如今,更多堪称最美的产业工人代表,正在各自的岗位上,发扬“三个特别”精神,展现新的风貌。无论是张双楼煤矿的马奔、燕立涛、陈雪松、赵重斌、朱风雷、张雷他们,还是华美热电公司的刘西影、高成、周冬、刘磊等人,还有他们周围许许多多的新一代徐矿人,无不以各自的奉献,创造、展示着产业工人的最美。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