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钟一饮:徐州作家作品选》 | 李樯:弯腰拔草(组诗)

内容来源: 内容作者:

 《千钟一饮:徐州作家作品选》是徐州作家梯队建设成果的一个阶段性总结,是徐州作家实力的一次大检阅,凸显了徐州作家的创作实力,同时梳理了徐州文学近年来发展的成绩,彰显了徐州文学在全省格局中的重要位置。

徐州作家在学习和思索中升华情感,在与时代洪流的融合中增长才智,在借鉴和继承中提高学养,在挥洒才情中开启新篇, 讴歌时代、反映现实、关注民生的热情不断高涨,思想水平和艺术表现力不断提高,奉献出了一大批优秀作品,使当下徐州文学的天空群星璀璨,为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做出了积极贡献。特开辟专栏,分批刊发,以飨读者。

片断

手套人的余生
犹如蚕蛹或者乌云
冻结成黑冰一般的内心
雨水也将是黑色的
听说南方某地的夏天刚刚到来
读诗,抽烟,临床眺望
脚下污水成河
给儿子涂抹药水
像治疗自己前生的伤口


河流

追赶是徒劳的
两岸的风光曾经遭到破坏又被恢复
你很快发现
这是一场没有终点的追赶
河流一直在宣讲
宣讲沉默的真谛

我该保持怎样的立场
争取跑在生活的前头吗
或者干脆停下来,保持静止
流水总是顺势向下的

河流的曲折是一滴水的曲折
当曲折成为一种秉性
我敢断言
你已离大海不远


弯腰拔草

十多年来,我已习惯这样一种节奏
每周去花房劳动一天
浇水施肥,或者弯腰拔草
对于坏死的或长势良好的植株
我的心情始终如一

实际上它们不可能左右我的情绪
朝出晚归,可午间小憩
也可坐在植物中抽一支烟

野草长得总是快过植物
且不说根扎得深,不易拔除
这多少需要一些耐心

有人说如果遇到三叶草请保留
它们往往是某种幸运的预言
我果真保留了一些

泥土和植物不仅繁殖了色彩
还有某种无法言说的得意
树林里的群鸟为此
费尽口舌

弯腰拔草
不刻意追求速度和效果
而清理过后的花园,终于暴露出
上帝试图掩藏的欢乐


【作者简介】李樯,男,1974年生,徐州铜山人。小说家、影视编剧。1996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获《青春》最受读者欢迎小说奖、金陵文学奖。诗作入选《2000中国诗年选》,数十万字中短篇小说见于《钟山》《今天》《芙蓉》《中国作家》《青年文学》《滇池》等刊物,著有长篇小说《寻欢》《病号》《非爱不可》等,代表作《星期五晚上干什么》《长安行》《七频道》等。现为《青春》杂志社副总编。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