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钟一饮:徐州作家作品选》 | 梁龙乔:光阴(组诗)

内容来源: 内容作者:

《千钟一饮:徐州作家作品选》是徐州作家梯队建设成果的一个阶段性总结,是徐州作家实力的一次大检阅,凸显了徐州作家的创作实力,同时梳理了徐州文学近年来发展的成绩,彰显了徐州文学在全省格局中的重要位置。

徐州作家在学习和思索中升华情感,在与时代洪流的融合中增长才智,在借鉴和继承中提高学养,在挥洒才情中开启新篇, 讴歌时代、反映现实、关注民生的热情不断高涨,思想水平和艺术表现力不断提高,奉献出了一大批优秀作品,使当下徐州文学的天空群星璀璨,为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做出了积极贡献。特开辟专栏,分批刊发,以飨读者。

好久不曾打开过,门上的锁很安静,
有岁月里寂静的锈色,和冷落的陈旧。
一道锁隔开什么,时间、记忆和那些童年?
锁得太死,小院心生荒草,炊烟折断,
一些角落蛛网沉重,时间落满灰尘。
曾经小院很空,也很静,母亲在屋门前
挑捡簸萁里谷物中的石子、土粒。
我和锁都很安静,各靠着一扇门。
每次出门,母亲关门落锁,
我都会仰着脸,等待那“嘎嘣”落下来的声音,
阳光安静,母亲锁门的姿势多么温馨,
我们仿佛是她手上红绳拴住的相依为命的钥匙
母亲要锁的太多,也锁住自己一生的命运
光阴都在一把锁的开闭之间,直到她把自己
锁进村北的一座土坟里,上帝收走了那把钥匙。
图片

一座牛栏里的光阴

一个院子蛰伏在村头,只剩下残垣。
这里,曾是生产队的牛栏,岁月如栅,
这座空空牛栏,成为时光残存的孤本。

那些牛,隐忍岁月和苦难,是一群
救世的佛陀,在鞭影中救赋着世人。
它们深谙光阴的苦味,遵循古老的农时。

谁在意牛的比黑夜更幽深、更纯净的眼睛,
谁在意那些不明的泪水,如鞭笞抽打人世。
牛咀嚼秸草,咀嚼苦难,反刍体内的轻雷。

如乡村的齿轮:父亲每天固定的时间里
铡草、担水、炒料、添草、拌草,
“喂牛时”,是乡村专有的一个时辰。

子时,牛栏很黑,很安静,父亲总是
此时起身添草加料,常常蹲在槽边抽一袋烟
烟锅闪亮是牛圈最亮的星辰。

一年一年的春风深陷犁沟,泥土擦亮
日月和犁铧,院落空旷,那些牛和父亲都已远去,
散落的蹄印和断壁残垣,是光阴遗漏的部分。

窗帘

窗帘虚掩,有飞掠的云影
有鸟划过的痕迹。每扇窗口里
都有一个隐秘世界
每个窗帘后都有沾蜜的糖分
和苦咸的伤口,都有
冥想者思绪的辽阔和蔚蓝

星星结籽,葵盘在窗下转动经纬
窗前人,怀抱明月和清风
目光逡巡中,看见
街市喧嚣,步履四散
人世的艰难无不掩映其中

在黄昏,落了一场梅雨
你拉上窗帘,眉眼俱寂
而身体里的帘笼慢慢拉开
婉约地失足跌入自己的史书
心窗内,光影幢幢,烟影迷茫
在帘后,曾经有人走远后
帘外再无风景。眼前
只有窗帘肃立不语,湿馨陈旧着
被落花和往事吹拂

【作者简介】梁龙乔,男,江苏徐州人,生于1969年6月,中国诗歌学会会员,2011年开始诗歌写作,作品发表于《扬子江诗刊》《诗潮》等报刊。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