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艺术等级考试报名入口

《千钟一饮:徐州作家作品选》 | 哑石:衡楼村

内容来源: 内容作者:

《千钟一饮:徐州作家作品选》是徐州作家梯队建设成果的一个阶段性总结,是徐州作家实力的一次大检阅,凸显了徐州作家的创作实力,同时梳理了徐州文学近年来发展的成绩,彰显了徐州文学在全省格局中的重要位置。

徐州作家在学习和思索中升华情感,在与时代洪流的融合中增长才智,在借鉴和继承中提高学养,在挥洒才情中开启新篇,讴歌时代、反映现实、关注民生的热情不断高涨,思想水平和艺术表现力不断提高,奉献出了一大批优秀作品,使当下徐州文学的天空群星璀璨,为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做出了积极贡献。特开辟专栏,分批刊发,以飨读者。

 

 

我的出生地。数十户人家构成的小村庄。——题记。


父母搬离村子时的神情,诠释了
字典中那个被称作故土难离的成语。
老屋难以随行,不便携带的生活
用品之类悉数送给邻人。那些粘稠的
祝福和不忍松手的情分紧揣怀中吧。
我有关家乡的概念,随同父母
一起迁移。路两旁熟稔的景物飞速后退,
仿佛身后旋转着一个巨大的漩涡。
从实体的村庄,剥离成口中
车轱辘般反复念叨的干瘦名词,需要
对记忆进行多少次的打磨?
知道终有一日,会以另一种形式
返回故里。犹如血缘找到了失散已久的
亲人,牵肠挂肚恢复成照片中的安静。
而天空健忘,流水患上严重的
失忆症。石头,对人世的变化始终
保持超然物外的样子。一些石缝中
挤出的草,仿佛泄露了石头
内心,一直坚守的秘密。


我的一段时光在此度过。最疼我的
一位亲人,也在村北田地里放下一生。
离开此地后,我将这个村名一直
随身携带,把其视为诗人娜夜那首
《生活》一诗中写到的黑糖球。
曾居住过的老屋,为蛛网留足了
扩张领地的空间;厨房外的烟囱上
散尽的炊烟,已做不了诗歌中家乡的
意象。此时的村名仿佛空糖纸,
不时触动我味蕾敏感的神经。
熟悉的乡亲越来越少。从儿童眼中,
我看到了陌生。越来越多的陌生
眼神里,这个被我在异地反复
擦拭的村名,薄得快要破了。


很久没回那个村子了,一些信息
多来自转述。记忆中不少熟悉的乡亲
接二连三,仅剩下碎片化的影像
和在人世日渐减淡模糊的名字。
看不见的流水声愈发清晰。能听到
流水声的人,要学会静心经常望望远处
被水咬过的石头,就随它青苔满身
能被风吹走的事物,不去寻回了。
四季仍按照自己的意思轮回,那个
村庄也在随之刷新。老去的不可阻挡,
新生的蜂拥而至,挤入腾出的空间。
混合运算的生活,等号后面总是
时光预料中的结果。而那个小村庄,
是我多年都在试图移动的小数点。
从低处挪到高处,由远处
移至近处。被风吹和流水侵蚀过的
小村庄,它的斑驳也是我热爱的。

【作者简介】
哑石,本名张学伟,男,生于70年代初,1991年起开始发表诗歌习作。

推荐